<
北城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御宠封神纪 > 第289章 报答?
    “丢丢、丢丢......”

    丢丢还是叫,它知道司言慕和叶无声约定好,这些是它偷偷听来的。

    “你这种形态很奇怪,还是先离开吧,万一引起什么麻烦,受累的还是她。”

    司言慕言语直接,丢丢又不满的嚎叫了一声,随后便拖着它那长长的尾巴离去了。

    “哼,果然是力拔兽,搞出的动静还真是大,看样子它还挺护主的。”

    司言慕还是看着御兽宗的方向,顿了顿才执起清酒,唇角勾起。

    “至少暂时是这样的。”

    看在这个半边面具上,司言慕也要帮周行之这一次,就当是报答好了。

    其实他还是不希望周行之死的,因为她若死了,他知道自己又会变得更加麻烦。

    更重要的还是,这么多年以来,周行之是第一个能够用平常心对待他的人,连司言小夜都是这样说的。

    在周行之面前,他不用顾虑许多,虽然她说话时常会让他生气,但是在司言慕看来,这才是真正的人的生活。

    御兽宗内。

    白长老握着那一张纸,心中抑郁得很,上面已经没有了周行之的名字,简单来说,周行之已经没有了见到凌二帝的机会了。

    凌二帝低微的一句话,对于周行之的评价,应该是名字什么的,白长老没有怎么听得清楚,因为想得很多,当时的情况下也不允许他去考虑那么多的事情,唯一想着的便是不要得罪凌二帝,不要引火烧身这些事情。

    “现在又当如何是好,这人是孟大少带来的,自然御兽宗得让他成为弟子才行,但是现在却被凌二帝给否定掉了。”

    白长老站在宗主内院之中,这是与凌二帝“见面”之后的最外围的地方,从这里出去便是正式离开宗主所在范围了,那边还有周行之他们等待着答案。

    “......但是既然是凌二帝否认的人,我们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就算是孟大少那样的人物,也不太敢与凌二帝作对吧,如此一想,这件事情就基本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我只需要照说就可以了。”

    将事情想了个明白,连后路都一并想好了,白长老顿时便觉得豁然开朗,心情也变得愉快了。

    原本惨淡的整个世界,似乎因为他心情的改变给改变掉了。

    于是他便大步流星的往外围走去,想尽早将这件事情解决好,无论以后事态怎么发展,他也能够像之前一样置身事外了。

    可是,还没有等他走出这宗主范围之内,一个弟子禀报的消息就吓了他一跳。

    按照那弟子所说,在白长老离开不久之后,那个本想整死周行之的方脸师兄竟然失去了头颅,非常惊悚的一件事情。

    是什么时候失去的,他们并不知道,因为从这次比试突然结束之后,所有闲置在一边暂时没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去做的弟子都被派遣到了那里去,想尽早将岩石门窟修葺好。

    所有便没有人关注过那两个昏迷的弟子。

    等他们将一切辛辛苦苦做完回去之后,便发现那个方脸师兄的头颅不见了,头上没有一滴鲜血,就像是用什么特异的方式直接将头颅取掉了一般。

    雕塑一样的姿势,从被弟子搬入房间就没有改变过,如今连头颅都没有了,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

    之前是还有口气在的,但是头颅既然都已经失去了,那自然,就再也没有了生的气息。

    头颅失去人还依旧活着,那并不是他所能做到的。

    但是,更诡异的事情便是后面一件事。

    这方脸师兄是被放在后面屋子的,因为看起来严重一些,那个师弟是放在前面屋子里,看样子是昏迷过去了,要不了多久就会醒来。

    所以,按照一般杀人的道理,那师弟应该也会跟师兄一样,若是再结果之前的事情,两人都被灭掉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只有这师兄一人头颅失踪了。

    那师弟依旧昏迷着,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奇怪啊!”

    众多弟子围在一起,虽然刚才做了繁重的力气活,但是现在,似乎并没有觉得劳累。

    虽然都觉得这件事情惊悚且离奇,但是更多的人却是一种庆幸的态度,毕竟受到这方脸师兄荼毒的人不止那个师弟一人,所以在看到这方脸师兄失去了脑袋之后,多的便是欢喜之人。

    没有一人为他的死而难过。

    但是,毕竟死者为大,就算他们心里开心到就快要飞起来,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弟子被遣散在院子外面,一个巨大的空地上,两边生长着古树,大家围在一起,三个弟子正从外围开始询问整件事情的发展经过。

    另外三个弟子正在屋子里面查探情况,两个人在一起商量着,其中一人站在门扉处,望着外面一群混乱般的弟子。

    这六人是师兄,基本算是与这方脸师兄同期进入御兽宗的,当时他们被御兽宗的人称之为“八人头”,就是说这八个人便是御兽宗的头号人物。

    是除了一个宗主,两个长老之外算是地位最高的存在。

    原本是站在门扉处的那人居于首位的,但是后来又因为事态的发展,于是他便稀里糊涂的掉到了八人头的末尾去。

    他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那个已经殒命的方脸师兄却很清楚,也无非是美人计罢了。

    “真是奇怪,这件事情发生得太奇怪了,就算是御兽宗的人讨厌这方脸,但是也不至于敢如何明目张胆的动手吧。”

    这人像是能够窥探人的心一样,站在门扉处扫视外面的一群弟子,基本的弟子都围在了这里。

    “......但是若是依照能力推测,能够做到这件事情的,除了宗主之外似乎就没有了,而且现在宗主又不在御兽宗内,就算在,我也想不到他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实在是没有理由啊!”

    方脸很受宠,虽然是最近这几年的事情,他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因由,但是他还是知道,宗主没有理由要杀掉这方脸。

    就算是宗主要动手,也可以选一个光明正大的方式,若是想杀掉这方脸,以往的种种随便拉一个出来就足已让这方脸死了。

    所以,这人肯定做出这件事情的不是宗主,那么的话,也就只有是御兽宗之外的人了。

    可是,如此厉害的人物出现在御兽宗的话,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想的话,今天出现在御兽宗的就只有......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