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城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不是保镖 > 第六二六章;轰然倒塌
    轰!哒哒哒!!!

    火焰喷射器与枪火同时闪动,嘈杂的声音立刻就遍布了整个房间,极短的时间之内,房间里的大批毒物,全都葬身在了火焰喷射器之下。

    “该死的!!!”面对着从四面八方涌上来的攻击,禾列荣焦躁一声之间,双手一摆周围的毒虫立刻就围绕在了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掩护层,同一时间空中飞舞的那些蝙蝠,立刻就朝着下方开枪的人们冲了下来,干扰了他们的视线。

    第一时间注意了一下芷兰那边的情况之后,禾列荣立刻就发现有几个人,已经朝着芷兰冲了过去。

    “滚开!!!”愤怒的咆哮一声,禾列荣一甩手里的两把尖刀,瞬间就刺穿了两个人的喉咙,也将周围的人吓的脚步迟滞了一下。

    砰!砰….!

    也就在禾列荣想要赶往芷兰那边的时候,一连串的枪响接连而至,赵京那边也从手下的手里接过了手枪,对着禾列荣这边一通射击。

    虽然在周围蛊虫的遮挡之下,没能成功的打中禾列荣,可是却成功的影响到了禾列荣冲向芷兰的脚步。

    “赵京!!!”咬着牙嘶吼了一声,禾列荣的手再次一摆,他的本命蓝蛇蛊也是带着大批的蝙蝠蛊虫,立刻就朝着赵京那边涌了上去,同一时间那几个蛊尸立刻就冲向了芷兰那边,还有大批的蛊毒老鼠也跟着冲了上去。

    蛊尸阻挡了那些试图靠近芷兰的人之后,那些蛊毒老鼠立刻就钻到了芷兰的身子下面,一大群的老鼠最后居然成功的将芷兰搬运了起来,快速的朝着炸出来的出口那边逃了出去。

    另外一边大批的蛊虫毒物涌上来,也是随即打乱了赵京这边的手脚,而在这期间那蓝蛇也是十分的聪明,并未去攻击赵京或者是司马端阳,反而是快速的在赵京的那些手下身上闪过,下一刻赵京这些端着枪的手下,全都浑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这一下赵京这边的压制也被蓝蛇给搅乱了。

    在一群老鼠载着芷兰逃走之后,禾列荣诡异的双眸盯紧了赵京,

    嗷嗷….!

    也就在赵京和司马端阳后退的时候,怪异的叫声接连而至,下一刻那些被蓝蛇放倒了的人,在蛊虫们的作用之下,也全都化作了蛊尸,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朝着赵京这边扑了上来,更加让赵京恐惧的一点还是,这些蛊尸居然在蛊虫的作用之下,开始对着他们开枪,使用火焰喷射器。

    虽然蛊尸的准头儿相当的差,可是这胡乱的射击和火焰喷射,依旧是打乱了赵京他们这边的动作,而趁着这个混乱的功夫,禾列荣立刻就朝着芷兰离开的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啪嗒啪嗒….!

    然而依旧是没等禾列荣跑出几步,一阵物体落地的声音紧随而至,十几颗的瓦斯催泪瓦斯也掉落在了房间里面。

    砰砰砰….!

    爆裂的声音接连响起,瓦斯催泪瓦斯炸裂的同时,一阵烟雾瞬间就吞噬了房间里的一切。

    唰!!!

    同一时间里面,禾列荣的本命蓝蛇蛊,快速的返回了禾列荣的身边,立刻就对他发出了危险信号,收到了信号之后,禾列荣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朝着一侧跳了出去。

    咻!!!

    也就在禾列荣跳开的一瞬间,一颗子弹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子弹击中地面之后,立刻就在地上给开了一个大坑。

    快速的躲避好了身子,看到地上被子弹打出来的大坑,禾列荣立刻就意识到,在外面还隐藏了赵京一方的狙击手。

    砰砰砰…..!

    隐藏在角落里,拔出了缴获来的手枪一通的射击放倒了几个人之后,莫非的眼神闪烁,立刻就注意到了被老鼠抬走的芷兰,还有被狙击手的子弹给逼回来的禾列荣。

    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之后,莫非立刻就拉着年子午朝着小门那边冲了过去,想要尽快的离开这里,去追赶被老鼠抬走的芷兰,然而就在这么个时候,一声震出了最后三个字,赵京也按下了手里的起爆器。

    轰!!!

    起爆器按下的一瞬间,安放在楼层外面的炸药轰然炸裂,伴随着建筑的承重墙先后爆碎,整栋建筑立刻就开始倾斜倒塌,一片烟尘立刻飞溅四起,顷刻之间这栋老旧的建筑,就化作了一片破烂的废墟。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任你是什么蛊师,还是什么绝世的完的时候,废墟之中一阵响动,紧接着那瓦砾一阵翻腾,随即大批的毒物也从其中翻腾了出来,紧接着一只沾染着着鲜血的手,也从这对毒物里面伸了出来。

    沾染着鲜血的双手死死的抠住了一块瓦砾之后,在周围毒物的帮助之下,禾列荣的上半身也从瓦砾之中钻了出来。

    “擦!没想到还活着!”面对着十分坚挺的从瓦砾之中爬出来的禾列荣,莫非面色复杂的吐槽了一句之后,身上的道气流转,立刻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莫非!你去追那些人,这里我顶着!”也就在莫非这边做准备的时候,年子午简单一句之后也迈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子午哥,扛得住吗?”对于年子午的提议,莫非倒是十分的认同,可是却有有点儿担心,毕竟现在的禾列荣已经打红眼了,那战斗力跟了一句之后,年子午身上的道气随即翻涌,两只眼睛也盯住了禾列荣。